庄严的劳动

翻到两年前的一篇博客 川の流れのように ,里面写着:“我想,等到12年的奥运会的时候,我可能也就已经在某个写字楼里正式工作了吧”。现在看来,“奎科”那破地方叫他写字楼真是抬举了它。在大公司里你总会发现那么几个苦逼的团队,用一流的人做些不入流的产品。不入流也就算了,要是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做的东西,起码我是无法忍受的。

自从某度跟360刚起正面,我们内核组每周例行的星际之夜也泡汤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一直都挺反感百度这公司。当百度和360杠上时,我心里那个理性小人虽明知这是两条疯狗互咬,但下意识里那个感性的小人却隐隐的站在了百度的立场上。大言不惭的说,当方周子这2货开始黑360,我潜意识里居然还在叫好。倒底是屁股决定脑袋,这让我发自内心地鄙视自己。好在恰逢李BOSS开始大谈“狼性”,要淘汰小资,我便觉得这个时候索性一辞才看起来仿佛更二更符合我的性格点。

有人问我是不是创业了,我总觉得这实在太对不起创业者和创业这个字眼了。我只是想把前两年在大学里一些未了的心愿先行终结罢了,说是上个大五还差不多。如果在实现这些未了心愿的同时,顺带着不至于饿死,那就更是幸甚。实事求是的说,我的大学基本上没什么个人时间,团队里的事情仿佛永远也处理不完。我已经记不清我有多少次跟谁谁谁说过我想做出个某某某,但是最后连个demo都没见着,这着实另人沮丧。我曾经以为经济独立和获得相对体面的收入会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但是实际经历了之后发现也不过尔尔。收到每个月底工资到帐短信的心情,与三年前在海外组时收到一个几百刀小项目的成功邮件时的欣喜相比又有多大区别?高富帅们自有高富帅的活法,我一介穷屌丝也自有穷屌丝的滋味。当不断有用户专门发邮件来说挺喜欢我做的这个小App,并鼓励我前进时,个中的滋味实在无以言表。虽然这样说99%是由于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但现阶段而言,赚钱的多少对幸福感的影响,对我来说真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当然,这逃脱不了当前双亲身体无恙、我也没有什么其它牵挂这个语境。《人生》里高玉德老汉说:“天下光棍没忧愁!一个人饱了全家都饱了”,这话不假,嘿嘿。

生计所迫,各种各样的委屈求全很多是无可厚非的。但偶尔浪漫主义一回,也的确是很有意思的。当然了,不论做什么,蜜月期总归是有意思的,好在我尚未把这样的生活过得腻味而渐生厌烦。也可能是我还没有机会直面到生活最残酷的那一面,觉得什么都挺有意思的,哈哈。

那就尽情来蹂躏我吧。… Read the rest

WP7网络访问的缓存禁用问题

最近在调新浪微博WP7 SDK时发现,显示评论的接口在调用后,即使有新的评论更新,但如果不将程序关闭后重启,对于同一条微博的评论永远都无法更新。
一开始我老以为是自己的逻辑出了问题,后来一直调到SDK的源码里去才发现,访问一条同样的URL,使用RestClient(内部实现应该也是基于WebClient的吧)得到的请求返回结果和使用新浪自己的测试工具得到的结果居然不一样,我开始怀疑可能是WP的APP内置缓存在搞鬼。但是我又不想把网络缓存直接禁掉,因为对于图片这种资源的访问,缓存几乎是不可或缺的。

于是只好在url上下功夫了。因为可以想象,URL至少会是缓存的KEY中一个关键指标。那么我们可以直接在url后面加上一个当前时间的GET参数,人为造成url的不一致即可。

比如原来是https://www.thankcreate.com

那么想强制绕过缓存机制,只需改成访问 ” https://www.thankcreate.com?currentTime=” + DateTime.Now.ToString()… Read the rest

八月:尽管芝诺的血肉之躯还是要去航海呵

读书的时候无数个语文老师排队告戒我们说要趁还在学校里多读点书,以后工作了就真没时间了云云(“真”字要拖得很长)。以前我一直不信,但又不好意思把反驳什么,因为别人一句“你没工作过你不懂”,我就得乖乖闭嘴。现在我终于有资本说“你当老纳没工作过啊?”了吧?明明工作后可以安静读书的时间比学校里多了那么多好么?连自己的学生也骗,好意思?借口从来就是你想找,想找就能找的。

想到这伪技术博客这么久没更新,我还是来加点料吧。8月里看的书,还是有不少好货的。另外,再免费帮amazon做个广告,kindle是个好东西。

【白夜行】  &&  【X的悲剧】

看过东野圭吾的《秘密》电影版,除了觉得广末凉子挺漂亮的之外,剧情也是可圈可点。因为看之前是不知道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小说,仅当成了温馨又带点猎奇向的小电影,所以看到最后一刻才恍然发现自己上当了,深感自己智商之低下,嗅觉之迟钝。现在好了,在知道原作者的情况下,白夜行看到30%时却也基本能把情节猜了个七七八八,不过这也没什么自豪的,一是想到连这么狗血的案发现场我都能还原,我究竟得有多重口味。二是觉着很可能上作者原本就没打算把推理性元素隐藏太深吧。看完之后去贴吧上一看,几乎是一边倒的同情男女主角的。什么啊,明明最该同情的是那个氰化物中毒死在马桶前的私家侦探吧。我要是这个侦探,死前肯定老不乐意了。东野君真不厚道。

相比之下,《X的悲剧》就让我难以招架了,也可能是第一次看这种允许易容术的推理小说没什么经验吧。唉唉,不管了,不能猜出剧情梗概的话,享受那种临到书的末尾几页,被真相血虐的快感也不错。相较而言,《X的悲剧》在杀人手法上可就比《白夜行》高太多了,也正如《白》在整体剧情艺术性上高出一截。貌似《白》还有个电视剧版的,口碑不错,偶有闲暇可以一看。

【霍乱时期的爱情】

说来惭愧,这居然是我读的第一本马尔克斯的书。虽然高中课本上读过《百年孤独》的片段,却也始终没翻过原著。这本书几天前刚刚才在国内正式授权出版,在京东和当当上异常火爆。可惜我买的时候还没有正版的,只能对着从淘宝淘来的盗版错字苦笑了。

可能这就是南美作家群散发独特的味道吧,那种正午两点伴随着码头垃圾的臭味和湿热。欧式的田园小城里却可以传来些不搭调的远处内战枪声,风景秀丽的海港却又喜欢开进些挂着象征霍乱疫情的黄旗小船。虽然马尔克斯好像总是和魔幻现实主义一起出现的,但这本书中却体现得似乎较少—–除了描写医生从梯子上摔下来的那个情节,我一开始简直不敢相信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就这么一开场几分钟就干干脆脆的死了。那种感觉,就仿佛书中所有角色全都淡定的知道这个人就该在这一分这一秒死掉,只有你这个傻瓜还蒙在鼓里等待见证奇迹的起死回生时刻似的。… Read the rest

《我的西域,你的东土》 && 《天葬:西藏的命运》

出自王力雄的两本姊妹篇禁书,从书名便可知它所探讨问题的敏感性。估计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初见“王力雄”这名字便觉似是故人,努力回忆起来后,便又难以抑制那股骂娘的冲动,心想自己怎么这么贱这么贱,不回忆会死啊~~~真是挺可悲的,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地方,王后雄居然比王力雄的名气大得多。我还真有够无聊的,特意翻墙到wiki百科上去找了力雄的出生年月(1953),把它和后雄(1962)来对比,心想“王力雄”这么个雄浑劲道的名字,硬是让另一个晚9年出生的臭小子毁到这般田地,世人之躺枪,也莫过于此了吧~

我以前也很不明白为什么“中央对新疆、西藏的政策这么好,那里的人还是想要独立”,就像我震惊于达赖喇嘛这“恶棍”居然拿过诺贝尔和平奖。小时候理解为“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似乎可以顺理成章。但活到这年纪上,也是对国家宣传的口径越来越越怀疑了。之所以说是怀疑而不是说“完全弃之不信”,是因为可能很多人和我一样,对党公布的动车事故死亡人数可以不信,对温的政改口号可以不信。但是一涉及到所谓的“民族大义”问题上,却又下意识跟党走了吧?即使等到我们年龄稍大一些了,觉得这其中的的猫腻非常,却又苦于墙内没有资料,墙外的轮子网站资料又实在过于夸张,始终难以对这些问题有个相对客观的认识。王力雄的这两本书虽然有些地方仍然让人觉得扯淡和偏激,开出的一些药方也足以把人毒死,但他毕竟是个诚恳的人,我不会怀疑他的动机。虽然其观点不完全客观,但相比与某些海外独立分子,已经到了可以参考的地步,也许可以成为我们了解这些问题的一个窗口。

两书均有相当的篇幅讲述作者在新疆和西藏长时间游历时的见闻和思考。【西域】一文对他被维稳警察控制时试图自杀的那段血淋淋的心理描写尤为震撼,也许只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观摩一个自杀者的心理吧。网上不少上把王列为当今头号汉奸,我觉得是不恰当的,特别是对于一个为了名节连命都不要的人来说。他至少经年累月的在新疆和西藏实地调研过,仅此一点,就已经高出网上这些死宅喷子太远。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当作者讲到西藏与汉族人生活方式的不同时,为了说明藏人如何悠闲,曾经举过这样的一个例子:

一个日本投资者考察西藏后,得出的结论是藏民族是一个让人绝望且无可救药的民族。拉萨 1990 年投产了一座啤酒厂,据说每次出酒时,全厂从藏族厂长到车间的藏族工人必定全部醉倒,只剩一个从兰州啤酒厂聘来汉人技术员上窜下跳地对付所有设备和阀门。

可是事有不巧,之前刚刚看完的《生活的艺术》一书中,刚好也有一段类似的描写,不过描述对象却掉了个个儿,林语堂笔下的汉人又成了相比于美国机械文明而言“悠闲生活”的代名词,在“悠闲的重要”一章中有这样的描写:

美国工程师在建设桥梁时,核算准确,两端的接榫点,一寸的十分之一也不会相差。要是两个中国工人,在山的两面分掘山洞,结果是会掘成两个进口,两个出口。只要山洞掘得出,中国人就觉得是没有关系的,有两个山洞反而可以筑双轨铁道了。如并不匆忙的话,两个和一个是没有关系的,山洞总是山洞,掘也算掘了,工作也算完毕了,要是火车能够行走如常,那也就算不错了。

可见我们也不能事事简单的归结到民族性上来,像文化这种东西,可能相当程度上的受限于一个民族的现代化程度罢了。百年前的美国人看中国人,也正如今日的中国人看藏人和非州人吧。(什么非洲人特懒,早上拿竹杠打一坨香蕉后就可以晒一天太阳之类的…..)… Read the rest

读1984

看过著名的Macintosh 1984广告,最后一句话“And you’ll see why 1984 won’t be like ‘1984’”曾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虽然那时我还没看过1984原著,但是也至少久闻其名了。… Read the rest

以tab方式打开gVim

网上已经有方法介绍如何使用”右键->发送到”和”Edit with”方法来在新tab中打开gVim(如http://easwy.com/blog/archives/vim-tips-windows-open-file-in-tab/)

但由于笔者已深患TC强迫症(Total Commander),仍觉得用鼠标点选太过麻烦。这里介绍一个直接通过TC的F4功能在新标签页中打开gVim的方法。

依次进入TC的“ 配置->选项->编辑/查看”。把“编辑程序”一栏改写成形如下面的形式即可。

    “C:\Program Files (x86)\Vim\vim73\gvim.exe” -p
Read the rest

都是时辰的错

二哥

两年前,正当二哥打黑赢得一片赞誉时,我就看到博讯上大量的文章说二哥这是在玩火,十八大前铁定要遭。我心想这些低端黑也不会选目标了,别逮着个东西就喷啊,打个黑还惹着谁了?谁知道两年后,眼看着谣言一步步变成人民日报的头条,连黄都“坚决拥护中央的正确决定了”,我才深感自己的政治敏感性之弱。还用看什么好莱坞大片呢?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教主

2010年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总决赛老是李双录,都有点腻味了。现在虽然个人联赛的李双录是很难看到了,但起码还有SPL上两个电信巨子之间的较量可供观瞻。总决赛上教主的两败,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不过这倒也不算太坏,起码还可以让刚刚开始的OSL找到点王子复仇的意味,不然说不定还真的就“教主毁灭星际”了。

减肥

“一个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住的人,你还能指望他做成什么事呢?”真是霸气的一句话,但是要是没个刺激,恐怕也只能“呵呵呵”了。我常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通过暴饮暴食居然可以减缓压力,就不能是通过不吃不喝么?虽说还没有成型,但一坐下来就能眼看到的肚皮上的几道褶儿,还真是让人沮丧。人最怕的一种情况,是成为自己先前所讨厌成为的那种人,我再怎么说也不能长个啤酒肚出来吧?2个月,目测减了6公斤多,还得再多刚巴爹~

F/Z

4月,F/Z和生活大爆炸终于又开始出新了。这样一来,至少还可以让周末的晚上多个盼头。不过真是不明白,要是说上个豆瓣比上个猫扑多出点优越感也就算了,连上个弹幕站,a站和b站的人都能互相鄙视,不是说好的天下漫友是一家么?反正我两个站都看,鄙视也鄙视不到我这儿。不过不得不说,A站最近的种种神字幕确实太亮了。

团庆

记得根叔说过,咱团队一个显著的成功点,是那些出站多年的老队员和团队之间仍然保持着强大的凝聚力。月底的团庆应该能见到很多老面孔吧,只是那个时候我估计又要在后台忙DJ了 … Read the rest

深入浅出Web Page Editor之二:布局引擎的四个层次

1. 简介

既然WPE是个html可视化编辑器,那么必然也会像浏览器一样有一个排版引擎之类的东西存在着。WPE的排版引擎主要可分为这么四个层次:

  •  CSS层
  •  HTML层
  •  Tag Converter层
  •  Edit层

给各层的命名可能与它们真实的作用稍微有点出入,但也一时找不到其它命名了。下面就对各层分别说明。

2.

Read the rest

人生いろいろ

12月的时候在团队内部也交了不少总结了,但“总是觉得没有必要对一个向你强行下达任务的人掏心掏肺”。人有时候会陷入一种孤影自怜的怀旧情结里越陷越深,我也越来越反感这种情结的泛滥。但是,写写总结或是回顾还是挺有必要、也挺有意思的。至少很多年以后当你坐在某个写字楼里百无聊赖时,翻看起以前的东西,还能调剂一下空气。作为我们中国人来讲,可能要到春节寒假放完才算得上是新的一年真正的开始吧,现在写篇迟到的总结应该为时未晚。

2011年的总结,其实也就是整个大学生活的最后一次总结了。再远一点,也可以作为对整个6+3+3+4的学生生活的最后一次总结。这么说其实挺无聊的,因为大四这个名词就注定了我们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经历许多个人生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在东九课堂里上课、最后一次暑假、最后一次寝室三国杀面杀等。“最后一次”多了,也就不那么值钱了。

那么,就先从2011说开去吧。设立这个小破独立博客是我2011年做的头一件事。我大概是从高二开始写博客的, 当时还是在blogcn博客中国上。我曾天真的以为,带个“中国”的名词应该还算比较靠谱吧,至少不会突然倒掉。所以对日志也就没怎么做备份。结果,就是没有结果了。这档子破事儿至今还被评为中国10大风投失败案例,我有幸做了一回亲历者。在这之后我又转战了百度、CSDN等博客平台,但不是广告过多,就是河蟹太猛,始终不如意。直到某日想出了ThankCreate这么个蛋疼的网名,终于狠下决心掏出200大洋买下了域名和主机。我觉得写博客还是挺有必要的,心情类的文字可以对着自己倾诉一下心情,技术类的博客可以整理自己的零碎知识,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到一些圈内人。记得高中写博客时老喜欢拉熟人来踩,现在则都释然了。维系一片清净的土壤,慢慢耕耘心灵与收获。关心你的人,即使不做刻意宣传,他们也自然会将你的rss订阅。何必连写点文字都要弄得这么聒噪呢?至于要不要弄个独立空间,就仁者见仁了。但是我始终不明白的一点是,新浪博客那么丑的界面、那么多的广告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在用。

从进华科起,我就心想着永远不会留恋这个地方。但是,如果说对Dian团队没有一点留恋的话,那是十足的假话。Dian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但是它的缺点同样致命。这方面我不想细讲,只从我的evernote摘抄中举个例子:一帮德国兵,被苏军包围在波兰。战必败,降有损尊严,都在日记本上向上帝倾诉——想逃。两个士兵付诸行动,被抓回,其他士兵对他们极其仇视,体罚,各种虐待。后,全部被苏军俘虏,缴获了所有日记。学者们很奇怪:每个人的自由意志,与最后的集体意志完全相反。今年从基金部副部到大部制合并后的技术部部长,在队委会的这一段历程里,我得到了极大的收获,但老实说大部分时间里我并不快乐,更多的只是一种责任心的自我强迫罢了。再怎么不高兴去做行政性的事务,也有团队的200万经费在那儿看着你。某段时间读到瞿秋白就义前写的《多余的话》,感觉像极了现在的我。像2010年7月的海外组那样的项目生活,估计以后再也难有了。就像DC老师的一条微博说的一样,“现在只有每周六深夜守望着F/Z 更新的时候,才能感觉自己还活着”。尽管年12月、1月时那么忙,我也不想在实验室包夜。11点钟能回到寝室,躺床上看点动漫,便成了每天唯一的期盼。

当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人生就是一条路:考黄高->考到好大学->读研究生->读博士生->……但是这条路马上就要到头了。软件行业从某种方面来看真是一个好方向。其一,它不需要入党;其二,它是最不需要高学历作为敲门砖的行业之一;更重要的是我本身就挺喜欢它的。我觉得在Dian团队的生活,实际上和研究生也差不了太多了。几次到深圳去出差,甲方老有人问我研几的。百度年会时,从外地邀请了50名应届生去参加,各路人总共在一起吃了三顿饭,每顿饭局的人员也都不一样,但是总是在自我介绍之后发现除我之外几乎不是硕就是博(^_^很是小自恋了一把)。我又是一个很喜欢追求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新鲜感的人,如果再让我读几年研我肯定得无聊死,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保研。回过头来看看我这一路走来,除了考黄高算是圆满完成,其它都隔儿屁了。就像《那些年》里沈佳宜说的那样,我只会念书,但最后高考时还是考不好。高三上的时候还进过年级前十,到了下学期却连坐进了第一试场都要庆幸一下了。我曾一度以为这是在给高考攒人品,但现在发现这只是高考大崩盘的前兆。最后的结果离我想象中的“好大学”实在有点差距,但在华科里结识了Dian团队、刘玉老师,这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嗯,休息了一天,继续写。

读了这么多年的书,我感觉我在学习上算是一个特“乖”的人,说白了就是保守。在整个大一到大二上的时间里,我曾经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非特殊原因绝不翘课、抄作业。当时还感觉自己特崇高,现在觉得真是sb。虽然我除了考试周几乎不上自习,但我仍然觉得在大一和大二上这个期间,投入了这么多时间在那些废柴课程上是我大学里最后悔的一件事。但是后悔归后悔,以我保守的心态,恐怕重来一万次也是相同的结果。加入Dian、种子班后,学习的方式有了质的变化。我常想,高中时的那个我,如果知道大三时的我居然能在几个月里平均每晚只睡4个小时,会不会对未来感到绝望?哈哈。

总的来说,一路走来,除了高考,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这主要体现在每一个新的环境中,我的第一次考试成绩还都算不错。我一直认为新环境中的第一次表现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次考试的成绩如果很好,就可以作为后期奋斗的标杆,会在潜意识里为对自己的定位打下基调。小学第一次考试双百,实验中学第一次考试第五,黄高第一次考试是年级十几名,说起来都挺幸运。我现在仍然很清楚的记得,上小学之前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怕自己笨,考不到好成绩拿不到奖状,但是第一个学期期末的双百,让我如释重负。实验中学的第一次考试时考了年级第五,第二次年级第三,所以当我第三次考到年级第十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羞愤难当的我,做了一个让我至今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决定把所有副科(政治、历史、地理)的教科书和测验卷全盘背下来。Holy … Read the rest

思い出がいっぱい

小的时候我总是很不理解大人们为什么不喜欢看动画片。在我的认知里,我只能认为是他们忙,并不是他们本来就不喜欢。但等我到了犯中二的年纪,却又发现似乎动画片也真的只是给小孩子看的东西罢了,也不理解自己当初哪来的动力每天下午5点15守在电视机前等铁甲小宝。(我这里指的是动画片之类的东西,不是指动漫。)

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好几年里,我转而迷恋星际和WAR3,开始各种看录像、研究战术。我开始很自信的觉得自己可以打一辈子星际。每个暑、寒假,本来计划好的要看多少本书之类的计划,在这“电子海洛因”的诱惑前完全成了渣渣。我觉得大人们真是神奇的生物,他们没有星际和WAR3这样的游戏玩,居然还没有无聊至死;要是我有儿子了,一定要手把手教他玩星际云云。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大一的第一个寒假,当时带了一堆的各式“入门经典”、“深入浅出”和“技术内幕”回家,结果又原封不动的拉回去了。

大二以后,随着在技术上的时间投入越来越多,能玩游戏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不过,这很难说倒底是我能花在游戏的时间上少了,还是本来我就开始对游戏慢慢的失去兴趣了。在这最近的几个月里,我慢慢的倾向于相信是后者了。我开始感到害怕,虽然技术上的提升使我感到充实,但是对游戏的热情消退仍让我强烈感受到一种难以言状的不安。重新在WOW里练个小号,强迫自己上瘾,但撑到20级,已经感觉索然无味。硬盘里留有不少安装包、家里的抽屉里还有不少安装光盘,很多还是高中的存货。那个时候就想,虽然现在没时间玩,但这些好游戏等到大学了,总有大把的时间来爽一爽了吧?但是现实却只能让我苦笑。虽然与绝大部分中国的大学生相比,我有充分的自信说,我的忙碌比其他人高上一个数量级。但是,或许真相就真的像我曾看到的一个qq签名所说的,一切的“没时间”都是找借口。不是没时间,而是自己真的没兴趣了罢。

这样看来,plu的“打不了一辈子星际,做一辈子朋友”的口号还是比较现实的。但是明明已被现实折磨得没有兴致真的点开Brood.exe 大战一把,却老是很自恋地幻想着自己可以“打一辈子星际”,这种尴尬也真的挺苦逼的。

问题是,这种害怕远非仅仅是对往日游戏的热情减退这一点上。我所真正害怕的是,那些我们一直向往的东西,最后可以肯定的事实却是,我们不是由于能力所限而得不到它(也有可能能力也有限),而是根本可能已经失去了这种向往。到那个时候,我们还剩下什么?

可能这就是每个大四人必经的阶段吧,可能不知什么时候acfun wiki里继“中二症”后,也会多一个 “大四症”的词条?… Read the rest